低于6.59点,专家认为人民币空的升值是有限的。

9月19日上午,离岸人民币和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下跌逾100点,均跌破6.59大关。

事实上,9月18日,在岸人民币和离岸人民币对美元的即期汇率明显调整,境内外人民币价格差异一度趋于平稳,表明市场预期仍在稳定。

值得注意的是,全球外汇市场的“亮点”将是美联储9月份的利率决议。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届时将宣布缩减规模。然而,本次会议加息的可能性预计几乎为零。市场情绪短期内较为谨慎,美元指数仍缺乏反弹势头。人民币汇率在持续上涨后的回落也符合预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双向波动幅度将会加大。

据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的数据,9月18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为6.5419元,比上一交易日上涨4个基点,连续两天上涨。

在现货市场,前天开盘后,在岸人民币和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保持稳定。然而,随着美元指数的快速上升,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加速了其下降趋势。

北京时间18日16:30,在岸人民币对美元的即期收盘价为6.5618元,为9月1日以来的最低水平,较前一交易日下跌176个基点。离岸人民币对美元的即期汇率为6.5644元,比上个交易日下降159个基点,两地差价基本平准。

最近的汇率市场表明,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正变得越来越稳定,改变了以前人民币的升值趋势。

人民币升值空不大,美元汇率趋于稳定的观点最近得到了业内几位专家的认可。

9月13日,在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和全球外汇结算银行(CLS Group)联合主办的人民币与外汇市场论坛上,第五届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文件起草人之一、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雷璐表示:“我们相信,整个货币市场、金融市场、金融业仍有经济背景。无论外部表现有多复杂,金融发展总有一个基本规律。今天讨论的人民币和外汇市场的发展也客观地遵循这样的规律和路径。

雷璐在论坛上的讲话中,对未来的人民币和外汇市场提出了几点看法。首先,他坚持认为金融市场应该为实体经济服务。第二,市场开放将是基本方向。第三,人民币汇率将更加灵活。第四,离岸市场和在岸市场应该统一。

几位专家表示,在短期内,人民币汇率将双向波动,不会有显著的增减空。

经济形势的改善为我国完成“8.11”汇率改革提供了有利的时间窗口。

“这一轮人民币升值主要是因为与其他经济体相比,中国经济增长超出预期,而美国经济相对疲弱。

华融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吴歌认为,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超出预期,推动了过去两个月人民币的升值。

然而,在连续11天上涨后,人民币对美元的中间价已连续两天下跌。

吴歌表示,下半年中国经济进入稳定震荡,预计难以实现意外反弹。

市场预期遵循高频和低频数据,导致了这种情况。

目前,市场有望进入多重空均衡状态,难以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升值。

从中期和长期来看,人民币继续升值的幅度有限空。

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认为,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应该受到时间的限制。

从短期来看,人民币汇率将双向波动,在空之间没有显著的增减。双向波动符合中美两国的经济基本面。

从中期看,人民币有升值的基础。从中期来看,人民币有升值的基础。

中国新一轮经济将继续提高企业利润,推动股市结构性牛市,增强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供应方的结构改革继续推进。传统工业通过消除生产能力来提高规模经济。新兴产业通过创新发展培育了新的增长点。改革红利逐渐发放,全要素生产率继续提高。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文彬认为,人民币汇率升值的趋势可能会减弱。

在未来的四个月里,人民币汇率是继续上升还是下降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文彬认为,现阶段人民币升值也与央行5月份引入的反周期因素有关。

文彬在讲话中表示:“人民币汇率最近改变了对贬值的预期,对升值的预期不断增强,因此不应立即担忧。然而,通过分析人民币强势回归的原因,未来仍有一定的前瞻性。

“在分析了人民币升值的原因后,文彬表示,这与中国的经济基本面有很大关系。

今年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比市场预期高6.9%,新一轮经济周期即将到来。然而,在同样的基本面支撑下,今年年初人民币仍面临贬值压力。

其次,这与美元走软有很大关系。

自今年年初以来,美元指数已经贬值了10%,因为特朗普的政策难以实施,包括对未来美联储降息和加息的疑虑。同时,今年欧洲市场表现超出市场预期,导致美元指数大幅贬值,人民币等非美元货币大幅复苏。

三是年初以来,加强监管,加强资本账户管理,如加强合规性审查,包括规范早期企业海外并购,限制部分非核心资产,从而缓解资本外流。

第四,与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形成机制中引入反周期因素有关。

自今年5月引入逆周期因素以来,今年6月、7月和8月的人民币升值已占到今年迄今人民币升值的80%。

第五,这与中美之间不断扩大的利率差有关,这使得全球投资者看好人民币资产,促进人民币的复苏。

发表评论